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测绘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测绘团队勇闯死亡之海

2016-7-24 14:07:49
2200
沙漠是旅游探险爱好者的圣地,但对我们测绘人,每一次进沙漠都是让人难忘的痛苦回忆。4月底,我们测量若羌测区西北角的像控点时,发现这些点都在沙漠区域,最远的点距离国道大约25公里。

经过大家的努力,10公里以内的点已全部完成,剩下3个路程最远的点只能另辟蹊径。经过在驻地周边的多方打听,终于租到了一辆四轮越野摩托车。我还清晰地记得那天晚上看到霸气拉风的越野摩托车时激动的心情,甚至晚上梦里都是骑着它驰骋在沙漠的场景。

心潮澎湃,轻松惬意出发

第二天清晨,皮卡车载着越野摩托车出发前往国道。上午11时,我和同事韩学斌骑上越野摩托车开始驶向沙漠。出发前,我还让韩学斌帮我拍了一张意气风发的骑车照。今天的心情根本不像是在工作,更像是一次冒险和旅行,坐在车后,我拿着自拍杆记录着我们的旅途。前一段路程都是盐碱地和小沙丘,我和韩学斌轮流驾驶,一路朝着西北方向,历时两小时行程12公里,到达第一个点,完成测量后继续向下一个点前进。

精疲力竭,黑夜里完成任务

随着不断深入沙漠,沙梁越来越高,车辙越来越深,旅途不再轻松惬意。沙梁和大沟挡住了前进的方向,我们不得不顺着沙漠中干河的方向迂回接近目标。在一次翻越沙梁失败后,摩托车的倒档失灵了。开始我还有点不以为意,认为只要车没坏,能往前走就行了。随着陷车的次数越来越多,我才知道倒档坏了是多么的致命。每一次摩托车上坡时陷住走不动了,就得下车使劲将摩托车后面抬起来向两边移,让后轮从沙窝子里出来;然后一起用力把车向后拉,一直拉到坡底平坦不会陷住的地方。虽然越野摩托车只有200多公斤重,但也经不起这样频繁折腾。为了节省体力,我们只能冒着风险、硬着头皮走有灌木草地的地方。一波未平、一波又起,在一次把车从沙窝子里拉出来休息时,我发现左后轮扁了,右边的也有些缺气。万幸的是车头处的行李架上绑了打气筒,轮胎也是特制的,在沙漠中不会被碾坏。我们走一段路,就要给两个后轮打气,一直走到目标点方向指向正北,此时已经下午5时了。我说不能再顺着河床走了,还剩4公里的路程,趁着天亮咱们走进去。出发时携带的12瓶水只剩三瓶半,商量之后带了一瓶半水,背上仪器,开始来回8公里路程的沙漠穿越。每走一步沙子都会没过脚踝,十分费劲,一上一下的沙梁和大沟让我们望而生畏。每次停下休息时,我们都会脱掉鞋袜清理沙子减轻负重。本来预计两个多小时的路程,我们用了近4个小时才出来。回到摩托车旁,我们一个往行李架上绑东西,一个给轮胎打气,争分夺秒地想靠着最后一点亮光向南两公里赶到最后一个点。我心里盘算着,天快黑了,想从最后那个点向东20多公里到国道根本不可能,只能靠我们事先在影像上看到的一条时有时无的老路向南10公里出去。我掏出卫星电话给驻地的同事报了平安,让他们不要担心。让领导安排熟悉测区道路的同事赶到依旧在国道等候的皮卡车旁,带着皮卡车去南边预计出去的地方等候。晚上9时,天已经完全黑了,摩托车灯光照射范围有限,在黑夜中前进总是迷失方向。走了半天停下来看地图时,不经意间发现旁边有道车印,才知道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。最后一个像控点落在一片沙包中间,离点只剩300米的路程绕来绕去推了好几次车才到达。今天的工作任务已全部结束,现在的时间是晚上10点半,必须快点找到那条老路。

希望之路,让人绝望的六公里处

在黑夜里绕行在沙包间,每走上几十米驾车的韩学斌就停下来看看手机上的地图,保证前进方向无误,我则用手压压轮胎看看是否有气。有些干沟越走越窄,到最后不得不靠人力把车拉出来调头换个地方接着走。不知不觉过了半个小时,我有些沉不住气了。“不要再绕了,这些沟都是东西方向绕不过沙梁,找坡度小点的地方冲上去,不行就推!”我有些着急地说道。就这样,我们尝试好几处平缓的上坡翻越沙梁,能冲上去皆大欢喜,冲不上去就得拼命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四五个沙梁翻过之后终于找到了那条老路。我们虽然喘着粗气身心疲惫,但模糊的老路让我们看到出去的希望。这时卫星电话响了,皮卡车已经到了南边指定的位置,我也告诉同事已经找到老路,让他们放心。我和韩学斌分享了最后剩下的半瓶水,准备破釜沉舟背水一战。依靠老路顺利前进了两公里,前路被连续几百米的沙梁掩埋。回驻地后同事问我晚上的经历时,我曾将这里形容为让人绝望的6公里处。过这几百米的沙梁,我们用了3个小时。期间我接了六七个电话,我都麻木地回答还有六公里再等等。陷住了用力推上沙梁,骑车下坡加足油门冲向下一个沙梁,陷住了再推上去,反复循环,这就是黑夜里的真实写照。还算给力的越野摩托车在这时真正成为了累赘,好几次我们都忍不住想要把它扔在这里徒步走出去。最绝望的是我们被陷在一个20多米高、坡度接近60度的沙梁上,我们俩实在是筋疲力尽了。韩学斌把车熄火跳下来直接躺在地上说:“张毅,这个坡咱们肯定上不去,放弃吧,我真一点劲都没有了,咱们捡点树枝生火住这吧。”没有发动机轰鸣声的沙漠格外安静,从他的话中我听到的只有绝望和无助。“不行,绝对不行,咱们都穿得薄,一会冷起来根本抗不住。而且没吃没喝,明天早上太阳一晒就虚脱了。你先躺着休息,等会起来给轮胎打点气,我去前面看看。看地图上这应该是最高的梁子了,翻过去靠着下坡后面就简单了!”我虽然同他一样感到绝望和无力,但依然特别坚定地对他说。他还想再争辩几句,但看我已经开始往前去探路,只是静静的躺在冰冷的沙子上恢复体力。我靠着手机的灯光找到一个上坡中间有平坦缓冲区的地方。回到车前他已经给轮胎补好了气,我俩一鼓作气拼尽全力将车子推到坡顶。感谢老天眷顾,后面的沙梁真如我说的那样靠着下坡的惯性一一冲过,并且翻过最后一个沙梁后就顺利找到了老路。后面再遇到沙梁时,我们依靠前面过沙梁的经验,先探好路选择最合适的路线上坡,几乎没再费劲。5公里、4公里、3公里,离皮卡车越来越近,路也越来越好走。到两公里时,等候多时的同事看到摩托的车灯,拿出大功率的手电照射着给我们指引方向。不顾颠簸和尘土,韩学斌加足油门,飞一般带着我冲出了这片死亡之海。凌晨3点半,狼狈的我们终于成功和皮卡车汇合。同事给我递来水和牛肉干,我顾不上和他们寒暄,拿起水拧开盖子一饮而尽。

齐心协力,团队征服死亡之海

早上六点半回到驻地,一进院子,听到推门声的分院领导和老师傅肖工就从房子里走出来迎接我们。他们整晚都没睡,一直等着我们。我回房间只睡了5小时,全身酸痛,醒了翻了翻手机,才看到昨天夜里同事发来几十条担心我们的信息。吃饭时,大家都争着问我们昨晚的情况,还说早上摩托车轮胎补了9个洞,归还时车主试了半天才黑着脸退了押金。同事小王说我和韩学斌是最佳搭档,要是换掉我们任何一个昨晚都出不来。我觉得他只说对了一半,虽说靠着韩学斌超凡的驾驶技术和我对坚持出去的决心,我们是努力出来了。但不单单只有这些,还有领导的组织协调,在基站守候的同事,给皮卡车领路迎接我们的同事。胜利应该是属于我们整个团队,是大家一起齐心协力完成了这趟死亡之海的旅程!
收藏
0 条回帖
需要登陆后才可进行回复 登录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测绘人

GMT+8, 2018-10-20 01:0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15-2016 QiaCao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